原创二郎神02-10 22:58
作者:熊锦

摘要: 如果孙志刚事件中我们关注的是大学生的幼稚病,唐慧事件中关注的是个人的偏执,从而得出他们活该的结论,而不是反思制度的合理性,借机推动制度的改革,进而推动社会进步的话,下一个被不幸踩住尾巴后尖叫却没人帮助从而愤世嫉俗的人,很可能就是你自己了。

点击上方蓝色“二郎神”"可以关注我们!


没有生而平等,自由并不天生,更没有“历史终结论”里完美的民主。每一个活在历史中的人,都是历史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历史光明,众人亦荣光,历史黑暗,众人亦有罪!


社会进步的契机

我看聊城于欢案

一致点

 “刺死辱母者”案持续发酵几周,热度不减,从各个不同的立场和视角来分析和讨论的文章也已经很多了。由于官方并没有公布案件的细节,大家目前对这个案件本身的争议主要集中在案件定性,以及一审量刑上。对案件中的主角于欢报以理解及同情的观点,相对是一致的。另外,但是大家对于这次媒体的“刺死辱母者”这个相当凝练的五字标题也并没有争议,在大家普遍喜欢第一时间吐槽媒体新闻标题的现在,实属难得。五字标题有动作,有结果,有人物,有情节,有画面,有戏剧张力,却并不夸张。成功抓住了关键的矛盾冲突,夺人眼球,描述准确,从新闻报道的角度来说,这个标题是相当成功的。


高利贷的合理合法性

高利贷的合法性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早有定论,并不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讨论一个事件,无论从法律角度,还是道德角度来,都是合理的。然而有些为骗取关注,流量和打赏而哗众取宠的媒体人,站在法律的角度去讨论道德,又从道德的角度去讨论法律,或者让你去掉这个因素,再去掉那个因素,放弃掉分析问题最基本的 “背景还原”原则,终极论点抛出来,竟然是要洗白“高利贷”。这样近乎侮辱智商的论调,用长者的话来说“无非就是想弄个大新闻,再批判一番”,夺人眼球而已。


如果你对中国几千年的伦理和文化皆冠以“封建糟粕”而论之,怀疑及不屑一切传统伦理,从同情杨白劳直接跳入歌颂黄世仁的队列,至少也可以再了解下西方价值观和相关法律,作为横向分析,比较和借鉴的依据。伦理上,无论是我们的“白毛女”,还是但丁的“神曲”,还是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高利贷在西方文明史的价值观里,一样也是丑陋,肮脏和血腥的。法律上,西方现有的法律体系里,限定民间借贷受法律保护的上限,也是通用的做法。美国不同的州,民间借贷上限从10%,20%,30%都有,中国的36%,已经是相对较高的上限了。如果非要争论高利贷是在你走投无路时最后能帮你一把的稻草,必须要对其心怀感恩。那就再看多一遍“解救姜戈”,看看自己像谁吧。


关于民间借贷。高利贷也是一种民间借贷,二者有交集却也有根本区别。与其花时间来讨论高利贷合法化问题,不如来讨论如何进一步规范民间借贷,或者进一步监管高利贷的涉黑行为。存在即合理,在当今世界最文明的社会里,依然不能消灭高利贷,却可以让高利贷更加文明,规范,和进步,不需要再用这样原始和血腥的方式去维护自己并不合法受保护的部分利益。如今,黑社会都已经变得越来越隐性,越来越文明,甚至“高大上”起来了,高利贷这么有“钱途“的行业,也应该与时俱进才对呢。


于母借高利贷所以咎由自取

大家都一致同情于欢,却无法理解这位企业家母亲。很多讨论里说这位母亲选择借这么离谱的高利贷,最终毁了自己企业,毁了自己家庭,更坑了自己儿子,这个母亲也是罪有应得。


我看到最离谱的分析是某位曾经获得今上接见的当今最知名网络“作家”,在暗示这个母亲可能是个赖账不还的“老赖”时所举的证据,居然是这个母亲企业家,出事之前依然还在给工人发薪水……看到这位曾经受到大大文艺座谈会亲自接见的文艺工作者连基本的“公司法”,“破产保护法”常识都没有,基本的公司资产负债以及收益分配顺位都弄不清楚就能胡乱评论,误导舆论,只能用“震惊”来形容了。

 

如果时间倒回几年以前,我也同样完全无法理解这位女企业家居然会选择去借高利贷的做法。而现在,我虽然并不支持和赞同,却会同情和尝试者去理解。没创业,是永远无法理解创业之艰辛的;没创业,是永远无法理解创业者费尽心血,历尽艰辛,九死一生之后,对待事业如同对待亲生儿子那份感情的。


这家企业陷入困境的大背景,其企业经营的主要业务,正是国家前一轮的产能政策中直接受影响的钢铁行业。更令人感到悲凉的是,随着宏观政策第一轮去产能政策的暂时结束,今年刚过完年,所有钢铁原材料大涨60%以上……可惜,这位受冲击的企业家,终于没能熬到这一天,度过这个槛了。


并不是说完全支持企业家在陷入极度困境后,不选择关闭企业和工厂,利用“破产保护法”来放弃债务,保护员工和自己的基本生活权益而选择借高利贷这种疯狂的赌博行为。其实不也有很多上精明的商人,玩弄各种法律和金融政策于鼓掌之中,一次又一次的借破产来规避债务,再借一个又一个壳去开新公司,开始新一轮的融资,圈钱......多高大上啊,这样“睿智”的事情不去做,却选择借“高利贷”的方式苦苦支撑,还按时给员工发工资的做法实在是太“2B”了,不是吗?


做企业,尤其实业,很多时候真的就是在刀尖上添血,度过了这个关口,熬死的就是别人,过不去,自己就被熬死。看了某小平同志的评论,我倒是愈发尊重这位到最后还在坚持给员工按时发薪水的女实业家了!


如果问她为什么不选择放弃,而是去借高利贷,也可以换个问题,问她如果自己儿子病危,走投无路之下她会不会选择借高利贷。因为在有些企业家心中,企业同样也是自己亲儿子!


“正当防卫”与否才是争议焦点

就事论事,回到案件本身,争议焦点应该还是于欢的行为是否属于正当防卫的认定。刑法中关于正当防卫的规定,是允许司法者豁免公民反抗不法侵害行为的刑事责任。然而在司法实践中,刑事案件中的正当防卫极少得到法官认定,认定比率只有微不足道的万分之十几。某种意义上,聊城法院的一审判决没有认定于欢正当防卫,只是因循中国司法部门一贯的保守做法而已。


1997年中国修订刑法的时候,立法者就有意鼓励公民“自力救济”,放宽了正当防卫认定的标准,然而出于对司法实践复杂性的顾虑,司法者在认定正当防卫时一直采取保守谨慎的态度,以紧迫性、必要性等种种条件加以限制。关于“正当防卫”在我们现有法律体系下的引用之苛刻,之困难,最近几年已经屡见报端,被很多案件讨论过很多次了:遇到抢劫反抗,导致抢劫犯摔死,自己被判刑;遇到妻子被强奸,怒杀强奸犯,别判死刑……。


目前还有许多细节并没有被公布,在仅有的官方信息里,从始至终,于欢一直处于自由被控制的时间里(正在进行时),也处于被限制自由的空间里,对方不仅正在以极端方式对自己母亲进行侮辱,而且是在被11人控制现场,自己被对方拿椅子逼退,手摸到水果刀(取自现场,且是水果刀,很关键)后提醒对方“不要过来!”(有警告),以一敌四(必要范围),被刺伤之人之后还能步行,自行驾车去医院就诊,相关人员在去年因涉黑被公安机关打击等各种细节来看,即便以司法部门的严苛标准来衡量于欢的行为,也应属于正当防卫。综合几位律师的意见:判决书上大部分拷贝了起诉书的内容,无视了对被告人于欢有利的事实部分。从判决书鉴定结论章节的证据六和证据章节的双方证词可以理出一个基本事实,于欢持水果刀刺死刺伤讨债者的行为,是在自由被限制、人身被殴打情况下的反抗行为,而且与判决书的结论恰恰相反,其行为具有紧迫性和必要性。 


社会热点事件的意义

我们不是法律从业人员,无法从专业的法律角度去分析和判断案情。但是作为普通公民,我们在可能遇到的人身或者财产受到威胁时,该如何“冷静而恰当”的行使正当防卫的权利,合理而合法的边界究竟在哪里?如何让这个权利有效的震慑犯罪,而不是去为难一个好人?利用这个案件的热度,在法律框架下,通过案情透明的公开,讨论,通过法院的审判,检察院的监督,媒体的关注,对“正当防卫”的适用范围做出有指导性意义的新的释法,或许才是最有价值的地方吧。


每一次社会事件的热点,每一个受到社会关注的案件判罚,可能都会成为导致社会向前发展的契机,抑或成为社会新风的阻碍。我们每个人,都会是直接的参与者和直接的受益(受害)者,这就是每一次有标志性新闻事件的社会意义。2003年的孙志刚事件,直接导致了暂住证制度的废除,而唐慧等人的案件最终导致了劳教制度的废止……


如果我们每次遇到事件时讨论的视角都是从这些人的具体案件里去找人性的瑕疵,比如讨论孙志刚事件的细节中去讨论大学生的幼稚病,从唐慧事件中去讨论个人的偏执,从而得出,他们是“活该”,坚信我们不会成为他们那样的受害者,转而更加坚定做“良民”和“成熟”的英明,而不是反思和探讨制度上的合理性,借机推动制度的改革,进而推动社会的进步,下一个被不幸踩住尾巴后尖叫却没人帮助从而愤世嫉俗的人,很可能就是你自己了。


尾声

世界上没有生而平等,自由并不天生,也没有“历史终结论”里的完美民主制度。每一个活在历史中的人,都是历史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历史光明,众人亦荣光,历史黑暗,众人亦有罪!


愚人节晚7点30分 深圳魔杯咖啡屋 


END


白天,我们用肉眼面对纷扰的尘世;夜晚,我们用心灵仰望浩瀚的星空。欢迎关注“二郎神”公众号,倾听内心真实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