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影视独家01-12 21:53

摘要: 纵观这几年的电视剧市场,大女主戏已经迅速占据了荧屏的半壁江山,且有如火如荼之势——继《甄嬛传》大火之后,《芈月传》《大唐荣耀》等紧跟而上,今夏《楚乔传》大火,《那年花开月正圆》正热播。

来源 ∣ 本文综合编辑自七仙女儿说(ID:qixiannv-er)、文化产业评论、腾讯看电视


纵观这几年的电视剧市场,大女主戏已经迅速占据了荧屏的半壁江山,且有如火如荼之势——继《甄嬛传》大火之后,《芈月传》《大唐荣耀》等紧跟而上,今夏《楚乔传》大火,《那年花开月正圆》正热播。



而接下来还有《如懿传》《赢天下》《独孤皇后》《将军在上》《扶摇》《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等十几部“大女主戏”将陆续登上荧屏。


大女主戏被玛丽苏套路,众星捧月几成单主角


不同于言情偶像剧对等交互的恋爱模式,大女主戏整部剧以女主角为绝对第一主角,围绕女主角成长经历展开故事叙述。其中女性的人物传记类影视作品“大女主”概念最为典型。


这类戏很鲜明的特点是剧本中的男主角成为女主角的辅助搭配,在女主角的成长路上不断给予扶持。除此之外,剧中其他的角色,男性大多都爱慕女主,女性则以心胸狭隘或阴险狡诈来衬托女主角的光明磊落。



从角色上来说,大女主戏与大男主戏、男女双主、双女主、群戏等有了明显区分,是近两年来随着时代和社会的发展而出现的新类型剧。


从故事内核方面来说,女主戏相对于言情戏,剧集核心已经不再是男女感情,而转变为人物的成长历程。人物设定也从感情类的从属地位,过渡为人生价值创造的主导地位。


鉴于大女主戏的强单主角的特点,大女主戏从人物戏份、演员的分量到宣传的中心,其着力点都聚焦在女主角自身。这一点在女主戏的宣传海报中就可以窥见一斑,一名女性角色独占画面,或者女主位居中央领衔,其他人跟在身后进行陪衬,已经成为大女主戏的一类典型现象。


大女主戏绑定大IP,网络热度高,自带原著粉


近年的大女主戏剧本几乎全部来自于网络IP,例如以上所列《甄嬛传》《如懿传》《楚乔传》《琅琊榜》《扶摇》《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等,均是在网络小说流行的基础上进行了改编,剧还没有拍,就先有了一大批原著粉。



遑论拍得好与不好,庞大的粉丝群体都为制造话题奠定了基础。好的话粉丝当然助力宣传,不好的话粉丝也会疯狂吐槽,而正反交锋则更有话题,典型的好比《我的前半生》,正反两方干戈相向,带来了空前的新媒体关注和社会话题,尽管非网文IP大女主戏,规模效应依然可鉴。


基于市场的反馈,制作方对于网文IP的依赖也是有增无减,要做女主戏先必先扒网文,收IP。而有言情第一网之称的晋江文学网已成为一众制作人的淘宝地。流潋紫、桐华、匪我思存等人气小说家更是成为了影视制作公司的心头好,卖版权、做编剧,赚得盆满钵盈。


大女主戏获投资方专宠,购剧方却压力倍增


随着《甄嬛传》成为现象级,大女主戏以其粉丝多,热度高,投资见效快等特点,赢得了众多影视制作公司的青睐,唐人影视、华策影视、华谊兄弟、华视娱乐等实力资本方纷纷下水,投入巨资涉足其中。


制作成本一再攀升:《花千骨》进入“亿”元俱乐部。观众尚未来得及感叹,《武媚娘传奇》《楚乔传》2亿,《将军在上》《如懿传》3亿,《那年花开月正圆》4亿就次第而至,而《赢天下》更是凭借着5亿大制作将电视剧市场彻底颠覆,并刷新“亚洲电视剧单体剧目最高纪录”。



此外,《扶摇》《将夜》几部古装大剧也纷纷踏上“5亿”列车,与《赢天下》遥相对望。


大女主戏市场已经成为了中国商业剧最大的竞技场。制作成本不断攀升、剧集数成倍拉长、明星片酬步入天价、巨额版权费用引起各购剧方的恐慌……


大女主戏成明星大咖的聚集地


孙俪、范冰冰、周迅、章子怡、杨幂、赵丽颖、迪丽热巴……不管是一线影视明星还是流量小花,都争相出演大女主戏。



大女主戏不仅让这些女艺人收获了超高的片酬,还给自身知名度和热度步步加码。绝对主角,戏份足,光环加身,曝光率高,个人热度居高不下,商业代言和商演酬劳也收获颇丰。


而在个人品牌内涵方面,女主戏也处处为艺人加分。一、大女主往往是极美的,不仅天生丽质颜值极高,还聪明灵巧眼界开阔,意志坚强,更重要的是天赋才华,成为女性观众的楷模;二、虽说命运多舛,可总有玛丽苏光环附身,一众高富帅男主众星捧月,励志情节激荡人心,缠绵情愫令人艳羡。



个人形象、意志、才华、爱情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为明星的个人标识和受众形象带来了无以复加的提升和进阶。


玛丽苏备受诟病仍大行其道


纵观多部大女主戏,凤凰女+玛丽苏几乎成为标准套路配置。女主角的出生,一定是相对悲惨的,不是出身寒微就是因变故跌落凡间。以此,为之后的奋斗逆袭,爱恨情仇,奠定基础。



像楚乔,是战乱时代命如草芥的奴隶。在第一集中,被送入人猎场供贵族娱乐射杀,幸得西凉世子燕洵暗中相救。随后她被带进权倾朝野的门阀宇文家,她亲眼目睹了同为奴隶身份的兄弟姐妹一个个惨死……


类似楚乔的女主比比皆是,生命尽管屡遭威胁变故,都能神助逆转,最终都死里逃生,而且这种惊天逆转已经从开始的扎心,渐成见怪不怪的代名词。



有网友甚至调侃:“女主不停地被陷害,不停地被打入大牢,不停地要被砍头,谁害的呢?女二害,女二害完女三害,女三害,女三害完女一害……无限循环。


那女主为什么一直没被害死呢?因为有男一救,男一救完男二救,男二救,男二救完男三救,男三救,男三救完男一救……无限循环。


当然女主偶尔也会自救一下,频率嘛,大概看心情吧!然后女主的口头禅是:我是冤枉的!”


至于女主的个性特点,自然是集天下所有优点为一身了,善良美丽,聪明坚韧,勇敢顽强,胸有谋略,杀伐决断,超级无敌玛丽苏苏出天际。



《楚乔传》中楚乔一出场,在猎场被贵族射杀,别人都被狼咬死了,她拍拍狼狼就松口了;她不畏权贵,燕洵一看就说她是他见过的脾气最大的女奴;她有勇气、讲义气,能够替姐妹出头,愿意替她们受罚;她特别聪明,不识字、不会写字,但看别人握毛笔的姿势,默看一会儿梵文佛经,就能一下子默写出来毫无差错……


总之在女主身上,观众甭想找到任何一个污点。而如此模式化、套路化尽管被各方所诟病,但至今仍颇具卖点。


女性社会思潮及时代地位影响女性价值取向


电视剧作为文化产品,其实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社会思潮,女性角色的设置,不仅是时代对女性要求的缩影,也影响着万千观众的思想和价值观。


张爱玲曾说,女人最可悲的是,一辈子爱的是男人,怨的是男人,念的也是男人。



女人,在漫长的时代里,都是男人的附属品,地位、经济、文化、人格、思想,无一例外。


80年代《渴望》中的刘慧芳贤良淑德,反映了当时男性要娶一个贤妻良母做妻子的愿望;女性的人生目标便也是做这样一个刘慧芳式的妻子。


这不奇怪,当时男性在社会经济中占据主导地位,再加上亚洲文化骨子里的“年轻美貌温柔顺从”的女性价值观,男强女弱的CP类型成为社会主流。


世纪之交,韩剧风潮席卷大陆,赢得了大批的女性观众,除了剧中的花样美男可以养养眼,女性更渴望自己能像《继承者们》里的灰姑娘,“得到更多的爱,更高难度的爱”。


世子、财阀等霸道总裁、外星人、甚至拥有神力的鬼怪,都要用心地爱着我,体现女性对于情感的更高要求,但这种需求仍是一种“爱的驯化”:我是霸道总裁,我是神力出众的人物,我又这么爱你,你就要乖乖听话自甘沉沦,你就得按我的要求也来爱我——即使打着“爱”的旗号,也能窥见社会文化中浓浓的大男子主义气息。


受众心理同化,现实承压,女性观众需心理寄托


时代走到今天,随着受教育程度和经济独立能力的提升,女性终于把目光稍稍从男人身上移开,开始追求经济独立之上的精神独立——我要平视这个世界、平视男人而不再是仰视;我希望通过努力奋斗得到男性应有的尊重;我们是平等的,我们互相仰慕……



《太阳的后裔》打出“势均力敌的爱情”的口号。34岁的医务精英姜暮烟,33岁的特种兵柳时镇,都有自己钟爱的事业,是各自行业的精英,“事业”上共进退,有各自的价值观,彼此理解和接纳,“旗鼓相当”的完美爱情CP设定成为流行。


总之,女性不再总是以弱者的形象出现,不再一味沉溺于儿女情长。


如今女性不仅有了自己的事业,而且在情感中越来越注重个人感受,婚姻中的直男癌、巨婴男、妈宝男、渣男从未被如此密集地吐槽和嫌弃——女人终于敢表达对男人的种种不满。


女性对婚姻和感情的看法越来越具见地——女人终于敢说,离开了婚姻我也能活,而且能活得更好。


精英女性成长的速度太快,倒是让男人产生了种种不适,就像公号里流行的爆文:《女人都不想结婚了,男人还想娶个保姆》……



男女平等,社会包容,意见领袖,时代楷模,正在转变“男主”的社会生态,但还有大量的女性在现实的泥泞里挣扎。网络写手敏锐地捕捉到这些现象和思潮,迎合女性心理的“大女主文”应运而生,并以此为中心,衍生出“泛大女主文化”,以及与之相关的上下游产业链。


而大女主戏最为产业链的顶层生态,更以声情并茂的表现形式迎合具象化想象、便捷化消费的文化需求,获得了极大的市场成功。


众多的受众,从网文原著粉即投身于“心理+愿景”满足,期待自我实现的所有想象,盼望得到了成长,得到周围高富帅不顾一切的爱,能掌控自己的命运,走上人生的巅峰……


当现实向女性群体展示它们重压的一面,事业上的胶着,感情上的纠葛,变故的冲突,失意无处宣泄,委屈无处倾诉,情感需要得不到相应的回应......


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独自彷徨的她们,就更易转向励志心理消费,寻求寄托,拨开迷雾,这也在某种程度上促进了大女主戏的市场繁荣。



“影视独家”专注于影剧与新媒体的行业观察,与“广电独家”共同由北京中广传华影视文化咨询有限公司运营,长按下方二维码可直接订